未分类

草莓视频色斑苹果

当时被商君庭如此一顿抢白,墨子澈便也没再问下去,只觉得自己问的问题真的有些傻,庭哥怎么可能喜欢他们家的佣人,这说出去面子都没有了。

可是现在想想,似乎又哪里错了。

庭哥自从旅游回来后,心情完全变了样,每天都很开心,让他想想,对,就是那天回来去了段漠柔的奶茶店后,然后一直到今天,刚才打完球时明明心情也挺好的,但出去时没有见到段漠柔,对,他不是还问了?然后心情就一直不好了,一直板着一张脸,那么这么说来,庭哥还是在意段漠柔?

“是啊,是不是有什么事?”唐可馨也禁不住问了句。

“没事,能有什么事?”商君庭却不紧不慢反问道,还拿眼瞟了他们一眼,擦了下手,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我也去!”墨子澈忙也起身,跟在他身后一起朝洗手间而去。

洗手池旁,墨子澈犹豫了良久,还是开口问了句:“庭哥,不开心……是不是因为……因为段漠柔没有来?”他低声说道,眼瞟见正洗手的人动作顿了下,随即又优雅地抽过擦手纸擦干,不咸不淡回了句。

“多吃东西少说话!”说完,商君庭便走了。

墨子澈一脸懵逼,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错了?又说错了?不会吧?唉算了算了,还是不猜了,太难了。

段漠柔回到商家大苑时正值中午时分,港城九月的天气还很热,一路走来,都嫌少见到车影或是人影。

段漠柔慢慢走着,尽量朝着树荫处走去,至三岔路口时,她绕至另一条平时不太走的小径,那条小径几乎被高大的树木全部挡去了阳光。

可是段漠柔没想到,她选择了这条路,居然就撞上了如此一幕,如若她算得出会撞上,哪怕另一边太阳再大,她也绝不会走。

海边一个人的浪漫

隐密的树林中传来女人的轻呼声,还伴着沉重的喘息声,段漠柔听到时已来不及,她脚步定在那里,看到前方不远处的两人,男人正凑头吻着女人的脖子,女人身上的衣服早已半褪着,一副沉浸在男人的拥吻中。

可能是段漠柔的脚步声惊到了两人,女人慌忙一把推开男人,整理着衣服,正在情欲中的男人被吓了一跳,正想骂时,也看到了不远处的段漠柔。

段漠柔更是吓得脸色惨白,这种事情,上次她看到过一次就可以了,这次怎么这么凑巧又撞见?

她低着头,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朝来时的方向跑走了。

一路从另一条小径跑到了佣人区,进了房间,她还听到自己的心怦怦乱跳着。

大少爷和四姨太的丑事,她早已知晓,只不过她一个佣人,哪里敢说什么,商君庭都没有说什么,她自然更不敢说。

可是前一次,他们并不知道,这一次,却是面对面撞上,四姨太对她本没有好脸色,现在估计更恨她了。

一个中午都惴惴不安,段漠柔连午饭都没有吃,但一个中午的时间,商君墨或是孟林初,谁都没有找来。

下午,段漠柔去西苑,走至大苑客厅时,便看到孟林初坐在那里。

她才安放下的心,瞬间又提起,一眼就能看出孟林初是在等她。

她对着她恭敬地叫了声:“四太太。”随即转身便想朝着西苑而去,但孟林初怎么可能放过她,她瞟了她一眼,闷声道:“站住!”

段漠柔只得站定在那里没有动。

“过来。”她看段漠柔站在那里没有动静,又说了句。

段漠柔只能慢吞吞走过去。

孟林初坐在沙发上修着指甲,连眼都没有抬:“中午的时候,看到什么了?”

“漠柔不知道四太太说的是什么?”段漠柔年纪不大,但这些年一路成长过来,也悟出很多,想要在这样的家庭里活命,有些事情,她必须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孟林初一听,显然对于她的回答很是满意,她瞟了她眼:“自个儿心里明白就好,想要在商家待下去,必须管住自己的嘴明白吗?”

“漠柔明白。”段漠柔低着头站在那里,低声乖巧地应道。

孟林初起了身,走至她面前,将她从上到下看了遍,那时的段漠柔,已有一米六二的身高,在一米六五的孟林初面前,并不会矮多少。

“看这么乖巧地份上,改天跟着我吧?替我打扫打扫房间就可……其他事情也不需要做,看如何?”孟林初嘴角噙着一抹笑,开口说了句。

段漠柔心里咯噔下,如若她应了她,估计往后的日子,她就像走入泥沼一样,如果她没有应她,她在老爷子面前说她不识抬举,她也仍然讨不了好。

正当段漠柔难以回答时,门口突然响起另一个声音。

“小妈这儿缺少佣人吗?”商君庭英挺的身子走入客厅,走至段漠柔之前,脸上微微带着笑,望着孟林初,“如果小妈缺少佣人,可以对爸说,他定会给找十个二十个来,至于她嘛,做事也不麻利,我劝小妈还是算了吧。”

听到商君庭的声音,孟林初显然也怔了下,随即便又笑道:“君庭回来了?我是看漠柔这孩子又乖又听话,所以想让她跟着我……”

商君庭转头瞥了段漠柔一眼,又走向孟林初,凑近她,低声说道:“小妈不会不知道,她是我妈特地跟我爸要过来的吧?”

商君庭如此一说,孟林初自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阮乔不要也就罢了,阮乔要的,她再去争夺,那就不好看了,况且老爷子最讨厌争风吃醋这种戏码了,为了一个小丫头,犯不着惹老爷子不高兴。

“我就说说而已,妈不肯放手,哪怕她想跟着我,我也不会接收呀。”孟林初一句话,便已将事情翻了个身,变成了段漠柔想跟着她了。

“小妈知道就好。”商君庭不冷不热说了句,转身就朝着西苑而去。

段漠柔一看,忙对着孟林初点了下头,跟着商君庭朝西苑走。

孟林初却在后面说了句:“漠柔,就安心待在西苑吧,改天有机会,再跟我也不迟。”她笑着道。

段漠柔怔了下,转身望她,看到她唇角勾起,那微眯的眼里,全是冷意。

她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会让孟林初更加防范她,哪怕她假装没有看到,但她也已经给孟林初造成了威胁,终有一日,她是不会放过她的。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