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小天在至尊宝瓶里,以缩小版的蛟龙真身修炼疗伤。

他实在是太想念梦灿了。

天界大战,他损耗了不少元气,本就受了些伤。

后来又强行将真龙内丹过给了圣宁,更是差点挂了。

好在,他聪明啊,他知道哥哥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他的。

事实证明,澈没有辜负这份默契,真的救了他。

从冰泉到宝瓶,他经过调养,总算是积攒了一些力量,于是他不惜损耗掉这段时间的成果,也要催动法术,来到心爱的女孩身边。

却忽感一阵天旋地转。

他的身体在宝瓶内像是弹簧球,随着梦灿的摇晃,在瓶内撞来撞去。

小天又不敢吭声,默默忍着疼痛。

他生怕一出声,就把梦灿吓到了。

操场上玩雪的红帽子女生图片

他还听见梦灿一个劲地嘀咕着:“怎么有水声?这是什么?饮料吗?”

对梦灿来说,她的房间除了夜威夫妇,就连弟弟都不会进来的。

所以这瓶水放在她枕边,难道是爹地妈咪给她的饮料?

梦灿想着,于是仔细观察瓶子。

她用力去拧瓶盖,又拔、又拽、又转,怎么都弄不下来。

她拿着瓶子又晃了晃,听着里面的水声,最后随手将瓶子丢在了枕边。

小丫头去洗手间洗漱。

因为小天实在是太想她了,于是动用了一些灵力,透过宝瓶,去观看外面的环境。

他看见梦灿从洗手间出来,看见她打开衣柜,看见她取了一套衣服出来,然后面对着他,一点点把睡衣换成了外出服。

小天深呼吸,明明泡在冰泉水中,寒冷至极,却莫名觉得气温飙上来了。

如此,他更不敢说自己在宝瓶里了。

万一暴露了自己看见……看见……咳咳的这件事情,只怕她要生气的!

梦灿来到梳妆台前坐下,化妆,打扮,然后揣着夜明珠在口袋里,来到床边,把宝瓶捧在手心里,就出门了。

小丫头不定性,一股子天真无邪的气息,走起路来也是蹦蹦跳跳的。

不仅如此,她一边走一边晃悠着手中的宝瓶,还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想要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小天在宝瓶中,就这样被她晃来晃去。

他被迫撤回透视的法术。

因为,梦灿的家,屋顶、地板、景观树、扶梯,晃来晃去地在他眼前转悠着。

他不仅要承受身体撞在宝瓶内壁上的折磨,还要承受眼前眼花缭乱的感觉,他越来越晕。

最后,体力不支的小天,将身体缩成一团,闭着眼,进入休眠状态。

梦灿从楼上下来。

她看见家人都在,夜威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一个平板电脑。

他在观看最近的时事新闻。

虽然他不参政、不从军,但是时时刻刻都会关心国际大事,国家大事。他经常跟自己的一双儿女说:“身为宁国的皇室成员,即便是身上没有具体要职,也要时刻将国家的利益与家族的荣誉放在第一位,要时时刻刻有紧迫感,不要懒散,不要

好高骛远,不要盲目自信,做些愚蠢的事情。”

易琳站在不远处,浇花,望着女儿,笑道:“梦梦醒啦?”

梦灿点了个头,乖巧地上前,挽住了易琳的手臂,问:“妈咪,这是什么?”

另一只手将宝瓶递上,她眨眨眼,透着天真。

易琳好奇地盯着宝瓶:“好漂亮!”

她放下水壶,双手抱住瓶子,四下打量着,然后,朝着沙发边而去:“三哥!这个东西好漂亮,像是花瓶,又比花瓶精致的多,不像是工艺品,该是艺术品吧?”

这些年易琳跟着夜威走南闯北,也收藏了不少珍品,参加了不少画展、拍卖会,也参观了不少世界顶级的博物馆。

开拓了眼界之后,易琳看待东西的目光也更加精准。

她将宝瓶递到夜威面前:“三哥,看,这个字符是不是藏语?”

夜威好奇地接了宝瓶,仔细一看,笑了:“这是个宝贝啊,底子是白玉,但是又不像是一般的白玉,这材质……”他想了又想,忽然想起什么:“之前太子殿下大婚,我们被邀请去尊王府做客参观,那边的汉白玉栏杆,以及沈国丈手里的一套白玉棋,就是这个材质!我不会认错,因为

这个东西,光泽度很温润,很迷人,我从未见过。”

易琳扑哧一笑,望着夜威:“这次一定猜错了!

因为我们之前去尊王府,里面的一切都是仙家之物!

但是这个东西,是梦梦给我的,不可能是仙家之物!

这就是个普通的瓶子!

哈哈哈哈!三哥,该不会以为我专门拿来问的,就一定是有什么来路的吧?”

夜威凝眉,侧目看向女儿:“梦梦的?”

可是,不可能啊,这底子的白玉,就是那种材质。

夜威确定自己不会看错。

他细细端详着,又抬头望着女儿:“哪儿来的?”

梦灿一脸懵,左看看,右看看,沮丧着小脸:“不是们给我的吗?”

易琳摇头:“我第一次见这个东西!”

夜威:“我也是第一次见。”

“可是、可是……可是我今天早上一睁眼,它就在我床头!”梦灿紧张起来:“那,这忽然冒出来一个瓶子,是几个意思啊!而且,而且……”

她从怀里掏出夜明珠,道:“而且小天给我的夜明珠,我随身携带,昨晚也是将它悬在屋顶睡的,什么邪祟都不可能靠近我,这个瓶子如果有异常,也是不可能进来的!”

夜威点点头,道:“但是,如果这个瓶子也是仙家之物,那就有可能会出现在床头了。比如,小天送的?”

梦灿急了,左右看看,问:“小天送我?那他自己怎么不过来?”

夜威轻叹了一声:“之前皇兄给我打电话,说天上出了点状况,小天在疗伤,但是问题不大。”

梦灿:“什么!”

夜威:“我怕担心,所以一直没告诉。”梦灿快哭了,一想到小天,那样器宇轩昂,清新深情,干净的如白雪冰川一样的少年,她就揪心:“他在哪里疗伤啊?我能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