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这里,你们随时都可以,除非哪一天你们长大了,我举不动了。”

霍宸晞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这句话触动了几个孩子,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欧阳米。

“霍叔叔和妈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很好的朋友,自然也是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不过我们不能这么打扰霍叔叔,来,宝贝儿们下来,不要让霍叔叔累到。”

欧阳米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解释道。

不能让孩子们过多的贪恋,也不能给宸晞哥哥希望。

“轻歌,你爸爸竟然可以举起来两个,我爸爸都不行。”

霍宸晞刚想说话,就被旁边小女生奶声奶气的声音给打断了。

那小女孩的家长一边解释自己胳膊受伤了,一边脸色有些微红的拉着女孩快步的离开。

剩下霍宸晞他们几个面面相聚。

“小心!”

看到飞驰而来的车子,已经放下两个孩子的霍宸晞一把搂住在危险区域的欧阳米往后退了几步。

“啊……”

高校颜值校花运动场上靓丽写真图片

“嘶……”

欧阳米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闪住了脚,因为惯力,欧阳米的叶子形状的吊坠直接划过了霍宸晞的脸,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霍叔叔,妈咪,你们怎么样?”

轻歌捂着小嘴,水灵灵的大眼睛透露着浓浓的担心,“霍叔叔,你的脸?”

“米米,你碰到了哪里?”

霍宸晞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反而一脸自责的问道,刚刚米米那声痛哼,就在他的耳边环绕。

“好像是扭到脚了。”

此时的欧阳米因为疼痛,两眼泪汪汪的,更是让霍宸晞心疼。

霍宸晞心疼的把欧阳米抱了起来,知南和顾北他们也是小跑着去开车门。

“宸晞哥哥,我不想去医院,回家好不好?”

看着霍宸晞一脸心疼,欧阳米忍着痛声音软软的说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喜欢去医院,不喜欢那里消毒水的味道。

“米米乖,我们去拍个片子,没伤到骨头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霍宸晞摸了摸欧阳米的脑袋,耐心的安慰道,不过心里却是下了另一个决定。

“怎么样?”

人未到医院,霍宸晞已经给时翎打了电话,弄的时翎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就感觉自己吃了狗粮。

不过想到小学妹在老大心里的地位,心中也只能叹了一口气。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老大也不能例外。

“老大,稍微有些骨裂,需要养三个月,你看?”

时翎取下口罩,语气平淡的说道,仿佛对于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们回家,你看平时需要注意什么。”

想到米米在车上的祈求,霍宸晞终究还是妥协了,他带着人回家就好。

“行,回家养着也可以。”

时翎直接点了点头,不是很严重,也没有住院的必要。

“那,老二,你给我看看在家里弄一个小型的医院需要做些什么,满足平常常规检查的就行。”

看到欧阳米还没有出来,霍宸晞喊住了要离开的时翎直接开口问道。

“老大,你要做什么?有什么事情来医院就行了,在家里弄个医院没必要,每年定时维修都需要一笔费用……”

时翎在霍宸晞审视的目光下,声音越来越小,他同意就是了,反正又不是他花钱。

“我不喜欢来医院。”

霍宸晞看了一眼时翎,语气淡淡的说道。

站在旁边的知南和顾北则是看了彼此一眼,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这句话明明是妈咪以前说过的。

“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我这边给你看看吧。”时翎有些无奈的扶额,他能怎么办?

“宸晞哥哥,我们可以回去吗?”

被推出来的欧阳米,此时有些迫切的问道,在霍宸晞的要求下脚上已经被打了石膏。

“当然。”

霍宸晞伸手就要抱欧阳米起来。

“不用,宸晞哥哥,我可以自己走。”

欧阳米不想再麻烦霍宸晞了,撑着椅子就要站起来。

“米米乖,你这样没法回家。”

霍宸晞怎么能不知道欧阳米的想法,不容她多说,直接把人给抱起来就走。

“妈咪,你要乖乖的听医生叔叔的话,这样才能快一点好起来,等到回去我给你做好吃的。”

轻歌这个时候在旁边嘟着个小嘴碎碎念。

“米米,你看宝贝女儿都知道要听话才能好起来,你要乖乖听话。”

霍宸晞此时抱着欧阳米戏谑的说道,给了轻歌一个赞扬的眼神,果然生女儿当如此。

欧阳米一脸无奈,她能说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女儿不是自己生的吗?

两个儿子在旁边也只有耸肩的份,毕竟不得不承认,有霍叔叔在,妈咪方便了很多。

“米米,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把欧阳米带回家之后,霍宸晞直接脱了外套,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谢谢宸晞哥哥送我们回来,我已经给舅妈说了,她晚上就过来,孩子们可以自己做饭。”

欧阳米的话直接让霍宸晞停了下来,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就被轻歌给打断了。

“霍叔叔,我要吃红烧肉。”

轻歌倒是随意的坐在了一旁,毫不客气的直接点赞。

“霍叔叔,我要吃鱼头豆腐汤,谢谢。”

顾北坐在小妹旁边,也是直接开口。

“妈咪喜欢吃的我都喜欢。”

知南说了这么一句,陪着弟弟妹妹坐在那里看动画片。

“好的嘞,稍等一会儿。”

霍宸晞听到三个孩子这样说,手上的动作麻利了起来,直接无视了米米的话,现在听孩子们的话就对了。

“你们三个给我过来。”

等到霍宸晞进了厨房,欧阳米直接把三个小家伙喊到了身边。

“妈咪,有什么事情吗?”

三个小家伙此时整整齐齐的站到欧阳米面前,一脸无辜的看着欧阳米,仿佛并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一样。

“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欧阳米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孩子们的想法她多多少少明白一些,但是宸晞哥哥真不合适。

“因为妈咪生病了。”

轻歌看了一眼欧阳米那审视的眼神弱弱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