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如此,卓然夫妇却还是迁就地连连点头:“不高兴,不高兴。”

小风僵硬地转过头去,从二人面前离开了。

而他走后,曲诗文再一次扑进了卓然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呜呜~”

而凌冽套房——

卓希父子刚出门,卧房的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凌冽诧异地看过去,就看见慕天星穿着睡衣站在门口,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泪痕,而她的脖子上,还有他昨晚宠幸过的痕迹。

“小乖!”

凌冽大步冲上前,一把将人搂在怀中:“不哭!”

他刚才已经说得很小声了,没想到还是被她听见了,他还以为,她被自己折腾一晚后,应该已经很累很累了。

慕天星咬了下唇,伏在他怀中难过道:“我根本不知道,当初我被百里沫掳走,我不知道阿诗姐怀孕,更不知道他们因为这件事情还动过打胎的念头。如果不是豆豆非要这个孩子,小风是不是就没有了?”

作为四个孩子的母亲,慕天星知道骨肉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即便再苦再难,当初在印度她也是豁出命去要保住自己的三个孩子的,倾容被莫善带走,她几乎日日夜夜牵肠挂肚,那种日子,那般煎熬,她是懂得的!

白色高领毛衣美女安静唯美房内写真

而卓然夫妇却生生与自己的骨肉隔阂了十七年不得相认!

这其中又是怎样心酸的煎熬啊!

慕天星在凌冽怀中哭的伤心,凌冽轻拍她的肩膀。

他知道这么多年,曲诗文是非常懂事的,而曲诗文跟慕天星之间的感情也是极为深厚的。

“乖,不想这些了。人生总是有太多不得已,他们当初是出于对孩子将来最好的考虑去想的,只是没想到当初的庇佑,变成了如今夏青柠的牵连。小乖,不要想太多了,不哭了。”

“可是,他们也是因为对我的失踪感到内疚,才会这么选择的,有我的原因在里面啊!”

“跟没有关系,就算为了的事情内疚,也是然真的失职了,不是吗?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这跟没有关系!”

凌冽温声劝着,将她轻微地从怀中推出了些许,凝视她红肿的眼眶:“还是说,我昨晚没满足,让现在还有力气折腾我?”

慕天星整个人怔住,有些羞赧地瞪着他:“我什么时候折腾了,明明是!”

“现在哭不停,我的世界都在下雨,不开心,我心难安,这不是折腾是什么?”凌冽吻了吻她的唇,口吻有些炙热,让她吓得连连后退:“别!”

慕天星错开脑袋,道:“我已经腰酸背痛了,不要再……住手住口!”

她好不容易挣脱他,转身就扑回大床上,披着蚕丝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也不哭了,只是满是戒备地拧着眉,竖着耳朵闭着眼。

凌冽笑了笑。

他的小乖,永远都是他的小乖,在他掌控之中,在他宠爱之下。

安局——

卓希将车停在安局之外的两百米的路边。

因为前面已经被戒严了,这里的路段向来如此,没有特别通行证的人,或者车上没有贴着通行证的,是根本不允许进入的。

就算进了外面的哨岗大院,里面还要过安检呢。

往日里,这种事情卓希给乔夜康打个电话就成了,今日却不是如此的,他望着倾蓝:“二殿下,车子不能进去了。”

倾蓝心中有数,他给乔夜康打了个电话,很快有人送了通行证过来,并且验证过是倾蓝本人,这才将临时一次的通行证给卓希的车贴上,并且跟前面打了招呼交代放行。

而倾容接了倾蓝的电话,报了楼层,让他们自己找过来。

卓希父子跟着倾蓝去找,来到一间审讯室门外的时候,卓希的表情明显激动起来,他左看右看,不知道里面关着的、被倾容审问的人是不是夏青柠。

这女人从来没有吃过苦,其实脑子很简单的,被宠坏了,反而觉得世界太过简单,喜欢异想天开、不切实际。

他担心她的境遇,怕她受刑,怕她吃苦。

而他们在廊边等了好久,审讯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倾容穿着他自己的军装从里面出来,虽然简章上没有一杠一星,但是那翡翠色的夏常服衬衣却将他整个人的气质衬托的与往日完不同了,他又高又瘦,皮肤又成了小麦色,就连倾蓝见了,也是愣了一下,才出口唤他:“大皇兄!”

卓希赶紧往前一步,却见里面的人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不是夏青柠。

明显的失落挂在卓希脸上,令他整个人宛若笼罩在黑暗之中。

小风也看了眼,然后道:“大殿下,小风专程过来拜访。”

而不等倾蓝放眼去看里面,里面的少女已经对着倾蓝惊呼起来:“倾蓝!我是灵灵!我是的灵灵啊!倾蓝,快点救救我!跟夏青柠联系的人明明就是云清雅,跟我没有关系!跟我没有关系!是夏青柠参与了夺嫡!是她想要拉倾慕下马,再制造们自相残杀,不要忘记了,夏青柠是白家的后代!她是姓白的!”

卓希愤怒地伸手指着张灵:“闭嘴!青柠虽然刁蛮任性,但绝对不会如此恶毒!而如此恶毒陷害,真是丑陋至极!”

小风拉着卓希,不让卓希太过激动。

他往前一步,面色很冷地看着屋子里的少女,道:“说夏青柠先拉三殿下下马,再制造殿下们自相残杀,还说她是白家的后代,我看跟夏青柠很熟嘛,对她的事情了若指掌,如果们之间没有联系,又是如何知道的这些?还知道她是白家的后人,呵呵,这件事情估计夏青柠自己都不敢告诉任何人,又岂会告诉?连这个都知道,背后一定有人!并且意欲挑拨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关系!,小小年纪,简直用心险恶!”

张灵没想到会忽然杀出一个小风,她面色煞白地看着小风,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从哪一句开始。

她口口声声说跟夏青柠没有过任何接触,却对夏青柠的事情这么了解,她能怎么解释?好像怎么解释都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