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面前是一具具冰凉的尸体。

“查到了吗?到底是谁干的?是谁和我们林家作对?”林老爷子低沉一声。

“已经查到了。”在林老爷子身旁,一个稍上年龄的老者干咳一声,道:“此人名为陈强,已成白家最为尊贵的客人,是白言的救命恩人,境界么,似乎停留在金丹境,模样很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但我听说昨天晚上白展龙召集了一些杀手想要抹杀了陈强,却被陈强给打晕了。”

“哦?还有这等事。”

林老爷子呵呵一笑道:“真没想到在阳城之内还能找到一个如此年轻又有潜力的古武者,还达到了金丹境,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这样的强者是怎么出现的?”

阳城之内,但凡有人从筑基境突破,若没有家族的庇护,很快就会被人知晓。

地球内灵气稀薄,光是靠着资源修炼想要突破境界很难,哪怕是身入陷阱,两只脚踏入黄泉之中也未必能突破几级。如今……却已然出现了一个金丹境强者,而且年龄才二十来岁,可见其未来的前程不可限量。

若是过了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呢?

阳城必然会因为有他而变天。

这可是一个机会啊!

“家主,这小子实力如此之强,杀了咱们林家这么多人,我提议最好找人把他给做掉,这样一来的话,林家必然安全,也没有人敢和林家作对!至于白家么……哼,当陈强一死,这些人难道还能继续嚣张吗?”长老冷笑一声。

“没错,长老说的没错,这小子杀了咱们林家这么多人,要是不把他解决了,难以给大家一个交代!”

气质美女森女系装扮迷人电眼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对!就算是咱们林家牺牲的人多,但为了林家长远的发展,为了林家的未来,有些牺牲,在所不惜!”

林家子弟们听完长老的话后,一个个群起激愤,恨不得将陈强碎尸万断。

然而,林老家主却陷入了沉思。

“家主!”

几个男子上前几步。

“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林老家主眉头皱起,看着一地的尸体后说道:“地球灵器稀薄,这是公认的事实,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修炼到金丹境已是不容易。别忘了,们只是知道他前往白家之后的事情,并不知道他到白家之前的事。

我想……在他身上肯定有秘密,一个能让古武者修为倍增的秘密!杀了他固然容易,可要想拿到他身上的那个秘密可就未必了。这样……长老,派遣一些家族内最强的几个子弟去把那小子给我抓来,要是他不愿意。哼……那就断了他的四肢,扛也要把他给扛过来!”

“是!”

长老重重点头。

“家主……”

坐在老爷子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刚要开口,林老爷子便打断了他,“我知道要说什么?是想说,既然白家可以拉拢他,那么我林家自然也可以。不过……孩子,将来是要继承我的位置,的眼光必须要看的长远一些。

一个已经被白家拉拢,已经和白言交好的人是不可能成为我林家的战友。可别忘了,刀疤先前和我打过招呼,说是有一个强者可以拉拢,我也同意了!可结果呢?刀疤死了,咱们派出去的人活着回来的只有几个而已!”

“拉拢……不存在的!”

林老爷子也是一个怒气人。陈强厉害能如何?杀的人多又能如何?只要他与自己作对,哪怕他拥有挪山之力也依然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老爷子瞪了一眼,“林瀚,我对抱有多大的希望应该知道!林家为何能在阳城内立足?为何能闯荡出一片天地,还不是因为大家团结!若是我再一次拉拢了陈强,那就是和自己人过不去。如此一来的,我如何治家?”

“林瀚,有些人可以拉拢,但有些人绝拉拢不了!”

“是,我知道了父亲。”林瀚重重点头。

林老爷子都这么说,那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只是希望派遣出去的人别都死在了陈强的手中,但愿还能有几个活口。

“家主,咱们林氏集团已经和白氏集团悄悄的签订协议了,而且协议即将生效,您看是否要派遣一些人和白展龙接触?”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他看向林老家主后,先是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后说道:“这事白老还没发现。”

“当然要接触,而且还要背着白老接触。别忘了,这可是我们蚕食白家周边财产的第一步。”林老爷子站起身,缓步走到大堂前侧,看向天空,“阳城……即便变天,我也不惧!”

与此同时,阳城,商业街道。

繁华的商业街道上,众多店铺正拼命打着折扣,吸引人流。

马路的一端,两个人下车后,白微雪走在了最前面,一下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眸光。有些男人禁不住内心的好奇,特意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想要递过去,结果可想而知,白微雪理都没有理会他们。

这让他们很是丢人。

可当他们想要强行拦住白微雪时,他们的身躯都会一颤,然后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冰冷蔓延全身,直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两腿动弹不得时他们才停止了动作。

他们的眼神惊恐而又慌张,尤其是当白微雪从他们身旁经过时,豆大的汗珠从他们额头上滚落下来,差点没把他们吓死。

与其说是害怕白微雪,倒不如说是害怕白微雪身后的男人陈强。

有人靠近白微雪,若是简单聊天或者单纯交朋友,陈强不会阻拦。但这些人眼中所释放出来的眸光多为邪恶,陈强只是稍加威压,这人就已经吓的不行。

一度让陈强怀疑这真的是玛尔扎哈所言的充满潜力的未知次元宇宙?

“多谢。”白微雪低声道。

“不客气。”陈强稍稍点头,心中充满疑惑,“这是要去哪里?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刚刚的那些人应该算是我替挡下的第四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