绫清玄的第一想法是,男主为什么还没挂掉。

没了原剧情中的东西,他依旧生龙活虎的。

这次的笑容和上次都没变,还是那样猥琐和欠揍。

“们认识?”

她的世界里还有别人,这样的认知让夏歌心里不是很舒服。

而且能看见她的人,不是鬼就是天师。

夏歌对梁习不由得警惕起来。

绫清玄头都没抬,“不认识。”

老宅那么远,男主怎么来的。

【宿主,天师府有传送符的。】

哦,真厉害。

所以她飘了几个小时是为什么。

文艺范少女手捧鲜花俏皮双马尾清纯写真图片

梁习没想到这美女还是一脸冷漠不爱搭理人的样子,心里的挑战程度也要高一些。

他递过去名片,被夏歌给截住。

“她说不认识,还继续搭讪做什么。”

梁习一看,是个阴森森的小子,他冷哼一声,绕过。

“我又没跟说话,我们就是认识。”

夏歌不想跟他废话,牵起绫清玄的手,“我带去吃饭。”

他还是第一次主动牵起她的手。

有一种宣布主权的感觉。

而且她也没拒绝,夏歌心里不知怎的有了一丝欣喜。

“诶,别走啊!”梁习略失望,但下一瞬变了脸色,迅速朝着夏歌出手。

他在天师的资质上虽然不好,但能手能力还是有些的。

他在这个男生身上感知到了蕴灵丹的气息。

那本该是他寻找得到的东西,怎么会在这个男生身上!

夏歌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迅速躲过后,两人交起手来。

旁边的路人看见他们在打架,立刻将他们围了起来。

“这两个男人怎么打起来了?要不要找保安啊。”

“喂,他们都好帅啊,会不会是因为女人?”

“旁边又没女人,不会是两个帅哥因爱生恨吧,嘿嘿。”

绫清玄沉吟片刻,应该不是因为她这个女鬼。

梁习没占多少上风,他架着夏歌的手,气喘吁吁,“身上怎么会有我蕴灵丹的气息!”

“什么蕴灵丹。”夏歌皱眉,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天师府的东西。”梁习咬牙切齿,“前几天被别人拿了,是?”

夏歌联想到之前融入自己身上的那东西。

难道绫清玄捡到的是他的东西?

在不能确定的情况下,他问道:“是谁?”

梁习语气高傲,“天师一脉分家,梁习。”

原来是分家的人,夏歌眸色一沉,发力将他狠狠推开。

梁习一个不稳腰间撞到栏杆上,顿时脸色煞白。

夏歌甩开他,拉着绫清玄离开。

两人完全离开梁习的视线后,夏歌问道:“上次到我身体里的是蕴灵丹?是他的东西?”

【宿主,那本来就是属于反派的,只是偶然间被男主得到。】

绫清玄顺着zz的话回答:“是的。”

“我的?”

绫清玄点头。

夏歌带绫清玄出去吃饭,一路上都在想着天师府的事。

天师府分家梁家,以前跟夏家好像是邻居,印象中他跟梁习没有交集。

梁习说蕴灵丹是他的。

绫清玄说不是。

他心里更愿意相信绫清玄,只是她没有继续解释,他整不明白来龙去脉。

“想回天师府吗?”

夏歌脚步不停,“不想。”

小家伙明明想的。

如果不想的话,根本就不用去继续学习,做一个普通人就好。

【宿主,还记得的主线任务二吗?】

投胎?

【是哒,宿主记得当鬼的时候多做善事,这样能加快累积善念哦~】

善事?

【比如眼前反派的忙就可以帮呢,帮助反派完成他的心愿,也是算做善事的哦~】

本座还是去扶老奶奶过马路吧。

【……】心、心塞。

绫清玄说扶就真的去扶老奶奶了。

可惜她是灵体,碰都碰不到,只能在一旁看着那老太太哆哆嗦嗦的。

成为灵体还需要做善事,这个难度很大啊。

“怎么了?”夏歌不明所以地拉住她,扶着那老奶奶过了马路。

老奶奶答谢夏歌之后,绫清玄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善念跑到夏歌身上了,所以她做这些没用呀。

【宿主,听猪一言,好好帮反派吧。】

不听。

两人回了家,夏歌发现绫清玄都没吃东西,她又拿起了符箓秘籍。

【宿主,这上面都学会了吗?】

差不多。

zz嘿嘿两声,【那什么时候教反派呀~】

梦里什么都有。

【……】

让一只鬼去教天师对付鬼的方法,怎么不上天呢。

zz委屈。

就这么相安无事过了几天,大饼脸和懒鬼发现了家中的变化。

比如夏歌每次都偷偷摸摸地看那只厉鬼。

比如夏歌每次吃饭都吃一小口,剩下的全给那只厉鬼。

比如夏歌每次在厉鬼洗澡的时候防它们两个跟防贼一样。

比如夏歌开始想要赶走它们……

“见色忘友啊见色忘友,懒鬼,小歌歌都要赶走我们了,还在这躺着!”

懒鬼掏了掏耳朵,“我哪天不是躺着。”

大饼脸飘到还在算账的夏歌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小歌歌,看看把那只鬼惯的,现在都没钱吃饭了,还要给她买吃的,买穿的,找几张纸烧给她,让她自己去买不就行了。”

“我乐意。”夏歌推开它。

“吃的穿的也可以烧,就是不比人间的质量。”懒鬼插了一句话,被大饼脸狠狠瞪着。

大饼脸语气突然严肃,“夏歌,是不是喜欢那只厉鬼了。”

夏歌动作一顿,没看它,“不是。”

大饼脸哼了一声,“不是就好,是天师她是鬼,们不可能的。”

懒鬼又插话,“怎么不可能,小歌歌也变成鬼就能和她一起了。”

“不说话会死啊!”

“我已经死了。”

两只鬼又互相打起来。

夏歌坐在床上,眼神里也没有焦距,他摸了几把厚重的刘海,不知道自己对绫清玄到底是什么感觉。

“们两个什么时候走。”

两只鬼死死抠着地板,不走,坚决不走。

夏歌拿出新画的符,扔到了他们身上,“慢走不送。”

他想和绫清玄二人世界,并不想每天还要被两只鬼看着。

这样多害羞啊。

浴室的门打开,带着一阵香气。

夏歌从来没觉得自己用的沐浴乳这么香。

直到绫清玄开始用。

他一定是鬼迷心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