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贝拉笑着将要端过去,趁热喝了。

其实,真的很难闻。

但是一想到倾羽为了她,翻阅古籍去寻找什么一举得男的方法,不管这个汤要有没有用,就冲着倾羽的心意,她也要喝啊。

更何况流光也说过这药安。

刺鼻的味道,还有口中酸涩难忍的味道,令贝拉喝完之后整张脸都是灰色的。

她双手扶着额头,胳膊肘撑在桌面上。

这汤药一路从口腔一直经过嗓子,都像是一只只小爪子,抓着自己的喉咙灌进胃里,疼!

倾慕上前将她抱住,将她双臂从桌上移开搂在怀中:“很难喝?”

他问贝拉,却是看着甜甜。

甜甜谨慎回答:“严格按照方子熬的,而且是诗姨自己熬的。”

有了前车之鉴,曲诗文也是自责不已。

寂寞性感的女孩

她对甜甜说,往后天塌下来,曲诗文也会亲自给贝拉熬汤药。

熬好之后,一定让甜甜端上去,务必亲眼看着贝拉喝下去。

贝拉涩的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从倾慕怀中可怜兮兮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水灵灵的,带着几缕撒娇。

倾慕笑了,声音温柔的不可思议:“怎么了?”

“可能没吃过,我小时候在中国逃亡的时候,偷过人家树上的柿子,硬的。

我把外面的皮吃了,那皮是涩的,跟这个味道很像,却比柿子涩,还带着钩子,会拉着嗓子。”

她说的很生动,很仔细。

可是倾慕真是没吃过什么柿子。

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忽而捏住她的下巴,毫无预兆地俯首将她的唇咬住。

几番搅动之后,他皱着眉头放开她:“懂了。”

真是……

柿子,肯定是世界最难吃的东西!

不远处,迩迩瞪大了眼睛望着,才知道原来男人跟女人还可以这样亲亲。

倾慕忽而意识到一对儿女还在呢,赶紧转身去看,就见圣宁聚精会神地画画,而迩迩也低头看着圣宁,两个小鬼头根本没看他。

他松了口气。

却也觉得,往后一定要注意了,因为孩子们都渐渐长大了。

甜甜瞧着,感动不已。

虽说殿下们刚才拥吻,孩子们也在,但是这也就是东方国家才会讲究这些。

很多西方的发达国家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的,大街上随处可见接吻的情侣、夫妇。

那边的孩子们也懂得这是什么年纪的人该做的事情,学生的青春期教育也是非常开明发达的。

甜甜从房间里退出了。

却迎面看见慕亦泽抱着嘟嘟,笑眯眯地走过来了。

“甜甜,倾慕在里头不?”慕亦泽很小声问。

甜甜点了个头,却也有几分警惕:“慕先生,怎么了吗?”

“帮我开个门,我们小嘟嘟啊,想他叔叔跟婶婶了,所以过来看看叔叔婶婶。”

慕亦泽说着,抱着嘟嘟往前走了几步。

甜甜唯有在他前面敲了门,隔着门板问:“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慕先生抱着皇长孙过来了。”

因为是汇报,所以声音有点大。

倾慕眉头蹙起来,一脸不悦。

他倒不是对嘟嘟有意见,而是这种时候,家人任何反常的举动,都会让贝拉敏感地猜到什么。

他的小妻子非常聪明,也因为常年过着逃亡的生活,很懂得看别人的脸色跟细微的表情,去判断当下的环境等等。

如果贝拉知道自己不能再生孩子,只怕……

大义凛然的她,没准一张离婚协议丢下就独自跑了!

他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心爱的女孩,如果跑了,他要去哪里再找?

瞳孔深处衍生出凌厉的光,倾慕可以对任何家人包容谦让,但是动贝拉,却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甜甜在门口等着回话。

贝拉的注意力也在门上,没看倾慕。

她觉得很奇怪,慕亦泽怎会忽然过来了?其实慕亦泽不是很喜欢倾慕才对呀。

倾蓝房间的门忽而开了,慕天星冷着脸道:“爸!”

慕亦泽立即转身,抱着嘟嘟笑着道:“呵呵,我就是抱着孩子转转,随便转转。”

慕天星上前将嘟嘟接过去,道:“跟妈都累了,雅雅也要休息了,嘟嘟我来照顾,们都散了吧!”

她就怕慕亦泽乱说什么,所以在书房里警告过他,又赶紧追过来。

刚才慕亦泽忽而说,想带着嘟嘟出来透透气,因为屋子里暖气太热了。

慕天星想着,父亲都答应了不说了,刚才在房里,陪着倾蓝夫妇,他也没说,应该是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

却没想到,忽而听见甜甜在门口喊话。

长廊之上,门靠着门,甜甜的声音又大,她怎能听不见?

慕天星真是有种立即买机票送慕亦泽回去的冲动!

这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人。

明知道吸烟对身体不好,非要吸烟。

明知道杀人犯法,非要犯罪。

就好像慕亦泽明知道偏心不对,也想道歉,却偏偏无法把倾容倾慕看的跟倾蓝一样重。

这种事情,这种人,真的是没办法的。

慕亦泽见女儿不高兴,连忙道:“好了好了。”

他走到门口:“老婆,回去休息了,也让雅雅休息了。”

蒋欣跟倾蓝夫妇打了招呼出来,然后跟慕亦泽回房休息去了。

慕天星抱着孩子站在廊上。

倾慕这会儿开了门,望着她:“母后?”

“没事。”慕天星笑了笑。

她透过缝隙看见贝拉坐在里面,她怕贝拉敏感。

于是笑着很自然地解释:“外公之前给我打电话,总说想跟们联络联络祖孙感情。

他说以前有很多做的不够好的地方,想们谅解。

可是带孩子也挺累的,他们年纪也不小了,我怕他累着,就把嘟嘟抱过来了。”

倾慕上前几步,望着母亲怀中的嘟嘟,伸手接去抱了抱,又亲了亲。

到底是他的亲侄子呢,是洛家的皇长孙,倾慕怎能不疼?

尤其这会儿,倾慕开始幻想了。

之前觉得不着急要孩子,现在知道以后不会有孩子了,他嘴上无所谓,心里遗憾着。

望着嘟嘟的小脸,他会想,他跟倾蓝长得一样,那他跟贝拉的儿子,会不会跟嘟嘟有些相像呢?又在嘟嘟脸上亲了亲,他将嘟嘟还给慕天星:“嘟嘟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