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雪梨pear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过半天时间,季家找回来的女儿怨恨父亲保护不了自己丈夫的消息就传出来了。

听说那些好友劝都劝不住,第二天早上季家发现苏然留下了一封信离去了,这消息让军区大院里的人好一阵热闹,甚至都传到了上面好些领导的嘴里。

季睿宏也颓废了好些时间,逢人一字不提这个女儿,但见到他的人都能感受到季军长十分不高兴。

季家的消息自然传到了白家。

当家人白宏辉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那双深藏不漏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没想到季家全是痴情种。”

“可不是,不过人都死了,再痴情也没用。”白宏辉的左膀右臂许家当家人许傅面色冷漠,低声接了一句。

对霍霆的死,他相当的解气,当初无论许原是怎么死的,都是跟季家有关系。

现在作为季家女婿的霍霆去世,他乐见其成,何况那人本就是奇才,既然两家早已交恶,就更没有所谓的同情心可言。

“说得不错,只可惜西北那边的人没有一次性解决了。”白宏辉很是可惜。

“能解决一个也不错了,慢慢来,用不了一年,自然能够如愿。”

许傅十分淡定,白宏辉也不是傻的,自然知道现在不能太过冲动,不过不得不说,季家那边的消息让他一直放不下去的心倒放下去了。

红色发带青春可爱少女民宿风写真

之前他还有些怀疑霍霆没死,但现在却没什么疑虑了,毕竟他的人可亲眼看到霍霆确实在炸弹的爆炸范围,而一向喜欢他的苏然跟季家闹掰,虽然在他意料之外,但却又不是不可能发生。

苏然从季家离开后,没有像传闻那样直接离京,而是转道去了军区医院,趁人不注意进了季睿寒的病房。

她早就计算过自己的药量,最近几天季睿寒就会醒过来,她想从他口中知道当初他没有机会说出来的消息。

霍霆没出事之前虽然没有把他军部任务的事情跟她说,但关于苏家的事,他把自己调查到的都并没有隐瞒。

而当初自杀身亡的亡命徒跟当初苏家的贪污案有关。

她想离开前见季睿寒一面,也许会有什么收获也不一定。

她这么想着,便极有耐心地等在病房里,无人察觉。

与此同时,负责传消息的江煜也刚到海港,打算混进首都,把消息都传给真正能够作为领导人的那一位。

而这天晚上,江煜各种伪装,就为进城。

苏然则一直待在病房里。

时间一闪而逝,苏然悄无声息地等了四个小时,当房间里传出细微的声音时,她猛地睁开眸子,快步走到床边,就看到季睿寒眼珠微动,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

苏然见了却是大喜,她知道,季睿寒本来就是才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道,何况受伤极重,按照常理是救不活的,如今虽然救治及时,有生还的希望,但也极为困难。

苏然二话不说,直接从背着的便携包包里取出银针,精准地给季睿寒施针后,季睿寒的痛苦明显减小了。

十分钟后,苏然满头大汗,而床上的季睿寒却缓缓睁开了双眼。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