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你放心,我不是来问你丹药的事情的。”

柳云飞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在不知道柳如烟和叶老的关系时,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比较小心才是,说话时,显得有些柔和,不像以前那般威严霸气。

柳如烟对柳云飞今天的语气也比较奇怪,怎么一向霸道的二叔,今天说话这么柔?

不过,关于这是为何,他也懒得多想。

想到二叔说,他不是为了丹药的事情?柳如烟有些难以置信,眉头一皱,仔细看向了柳云飞。

他很清楚,自己这个二叔平时要是没事,根本连门都不会踏进自己的家,如果不是为了丹药,那是为了什么?

看到柳如烟露出那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柳云飞心中苦笑连连,“如烟,我怎么说也是你二叔,就不能来看看你?”

“呵呵……”柳如烟哼了两下,“二叔,有事情就说吧,跟我你不是一直喜欢开门见山吗?”

柳云飞脸色略显尴尬,知道柳如烟所指何事情,当初把柳如烟赶出柳氏集团,是他开口谈的,这次丹药一事,也是他开口谈的,却是没有拐弯抹角过。

“既然如烟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兜圈子了,是爸要见你。”柳云飞说道。

“爷爷要见我?”柳如烟心中一怔,有些酸楚,当日被赶出柳氏集团时,别人不帮她说一句话,她倒是不会像现在这般仇恨,关键是,连爷爷竟然至始至终,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真的让她太心寒了。

窈窕淑女落地窗前展倩影美艳清纯

“对,正是爸要见你!”柳云飞如是说道:“当然,确切的说,是叶老要见你?”

说后面一句话时,他眼神目不转睛,十分专注的看向了柳如烟。

他要确定,柳如烟到底和叶老有没有关系。

但,柳如烟听到叶老时,明显一怔,“叶老?叶老是谁?”

不是她不知道叶安邦这个天海市真正的大佬,而是很难把这个大佬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你真的不知道叶老?”听到柳如烟迷糊的回答,柳云飞却是精神一震。

柳如烟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叶老是谁?难道是顺丰药业的叶老?”

她想起了天海市稍有名气的一个药业公司的老总,叶清明,人家也叫他叶老,以前见过,加上两家都是做医药行业的,所以也认识,自然以为柳云飞此刻嘴里所说的叶老是叶清明。

“顺丰药业的叶老?”柳云飞真的是哭笑不得,外人称呼那个叶清明一句叶老,但在他面前,那个叶清明还不配他这么叫。

“是叶安邦,叶将军这个叶老。”柳云飞认真说道。

“叶安邦!”柳如烟惊叫出声,这德高望重的老人,她岂会不知,凡是在天海市有点身份地位的人,谁不知道叶安邦叶老?

可这人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见自己?

还没等柳如烟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柳云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如烟,你真不认识叶老?”

柳如烟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不认识。”

听到柳如烟确实不认识叶老的回答,从大厅出来后的柳云飞一直七上八下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心想,看来如烟销售的那些丹药和叶老并无关系!叶老来这,可能也就是想要问一问那个养心丹也说不定。

毕竟这养心丹的效果很不错,叶老年纪大了,心脏方面的问题想必多少也有一些问题,所以特意过来咨询一下。

“看来等一下,自己应该主动送几颗给叶老才是。”

柳云飞在心里暗暗盘算。

“二叔,叶老有没有说找我什么事情?”柳如烟好奇问道。

她也很想要知道,这个天海市真正的大佬为什么要见自己?难道也是因为丹药?

“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丹药的事情,我希望等一下叶老要是真的想要那个养心丹,你能够拿出一些来送给叶老。”柳云飞说道。

最让他无奈的是,他虽然把柳如烟给囚禁在了家里,可是一颗丹药也没在柳如烟住的地方找到,也不知道柳如烟把丹药放在了什么地方。

柳如烟眉头一簇,笑道:“二叔是想要拿出几颗丹药来替柳家做好人好事吗?”

柳云飞脸色一红,有一丝恼怒:“如烟,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够这么说话?”

既然知道了柳如烟和叶老不熟悉,那么,他也就不用那么忌惮了,说也也就无需在客客气。

往日的那种威严再一次在他身上绽放而出,气势逼人。

柳如烟默不作声,倔强了抬了抬头,迎着柳云飞的目光看去,丝毫不惧。

“如烟,我希望你好之为之,尤其是等一下见到老爷子时,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用我告诉你吧。”

柳云飞冷冷的说道:“你娘可是一直在柳家,你不希望你妈离开柳家吧。”

“你……你……”柳如烟指着柳云飞,都快要气炸了,柳云飞竟然拿她母亲出来威胁她,这还是自己的亲二叔吗?根本就不配。

父母相濡以沫数十载,自从父亲走后,母亲一个人退休在家,每日待在别墅里,思念着她曾经和丈夫经历的一切,每天就靠回忆活着,要是让母亲离开这个家,那比杀了她还要残忍。

最终,柳如烟还是妥协了。

……

柳家议事大厅里,就在众人等得有些着急时,柳云飞把柳如烟带了进来。

柳如烟一进门,变看到柳家各位长辈都坐在下首两端的椅子上。

而上首位置,坐着两个老人。

其中一个,正是一年多未见的爷爷叶安邦。

另一个老者老态龙钟,看起来精神奕奕。

“想必,他就是叶老将军。”

柳如烟在心里嘀咕着,也有一丝忐忑。

对这个天海市的真正大佬,她以前,一直也只是听说过,还未见过其人,想不到,今日在柳家却见到了。

随后,他又撇见了老者身后的一男一女。

男的气势不凡,一看便知,是顶级保镖。

而女的,长婷婷玉玉,十分漂亮,就连柳如烟本身这么一个大美女见了,也觉得不比她这个快要公认为天海市第一美女的人差不了多少,不禁暗叹,‘这女子真的好美。’

众人自然也都注意到了缓步走进来的柳如烟。

柳家的人一个个心中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不知道柳如烟今天会不会向老爷子告刁状?

叶安邦也早就得到过柳如烟的信息,所以一眼便认了出来,心中微微有些紧张,不知道这小姑娘和陈神医什么关系?

叶孟欣和柳如烟不愧都是女人,看见对方时,都是先注意对方的外貌,然后和自己对比一下,发现在伯仲之间,然后暗暗说了句‘好美’。

“这个柳如烟这么漂亮,想必和陈神医的关系不浅吧?”

想到这,她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谢,不禁想起了那日在车上和陈强发生的事情,脸色不由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