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如果我没记错,当初小雨出事的期间,倪雅钧还直接干涉过国家干部的行为,插手公务!

我们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那这么多年,在h市,我们不知道的呢?

倪雅钧应该庆幸,当初请求封王没有成功!

不然,就莫林的取财之道,还有他们夫妻俩的为人之道,再加上御赐的王府跟世袭的爵位,他们一家还不横着走?

这样累积下来的种种罪行,犹如雪球越滚越大!

虽然不至于杀人放火,却也是犯罪,为何我要视而不见?

今日办,是为了避免将来!

今日父皇收回他们的特权,并非是我洛倾慕故意与他们过不去!

而是父皇对他们真正的爱护!

不然等我人到中年的时候,等我掌权严苛的时候,他们累积了一生的犯罪事实,数罪并罚,就不是十年这么简单了!

夏暖百花开小妹更妩媚

父皇也别跟我说什么恩情,什么情意,什么舍不得!

要说过去做四少的时候,倪雅钧不是唯一陪着的人!

还有卓然叔叔!诗姨!还有卓希叔叔!

为何他们伴驾多年,两袖清风,依旧能稳住自己不忘初心?

为何他们心里就会想着,他们不能辜负父皇的信任、不能给父皇抹黑、一定要给父皇争气?

难道他们不能仗着过去陪着四少走过的情意,来谋取私利?

可他们有吗?

人,都是人,只是觉悟不同罢了!

父皇如果真要舍不得,也该好好舍不得一下然叔、诗姨还有卓希叔叔!

父皇,本末倒置了!

今日不办倪雅钧,可以,将来给倪雅钧封王,也可以,但是终有老去的一天,倪雅钧的罪行终有滚雪球越滚越大的一天。

等有一天,他仗着小金牌越来越膨胀,闯下了弥天大祸,倪家迎来灭顶之灾,那罪魁祸首,就是父皇!

是今日的包庇与纵容!”

倾慕的话,义正言辞,说的凌冽没有一句可以反驳。

而且不管是哪个国家,当一个人犯有多种罪行的时候,都会统一采取数罪并罚的判定标准。

就好像冯天际,高中时候就糟蹋了那么多姑娘,一个强奸罪就是20年,数个加在一起,红麒说的终身监禁是最低的,就是倾慕说的死刑也并不过分。

除非是故意杀人这样的死刑,杀一个也是枪毙,杀十个百个也是枪毙。

宁国的贿赂罪跟中国、韩国都有些相似。

贿赂的量刑标准都会参考贿赂的次数、以及贿赂的金额大小,从而量刑宣判。

但是不管是次数四十多次,还是金额大小累积一千五百多万,倪雅钧都达到了重罪的标准。

倾慕说的十年,是轻的。

当倾慕从书房离开的时候,又道:“父皇若是不好开口,没关系。

为了皇奶奶将来不至于日日夜夜以泪洗面,明日我直接飞h市,亲自去办!”

云轩一直守在门口,听得真真切切。

倪雅钧是他姑父,跟莫林也一直待他不错。

但是他昨晚让银行去查那些的时候,就已经胆战心惊了,却不敢说。

如今听着倾慕的话,他更是觉得,倾慕其实看起来在逼倪家交出小金牌,其实交出小金牌后,好处还是不少的。

比如,倪家不会再恃宠而骄,因为他们没有了特权的资本。

再比如,倪家将来不论如何在商界发展,也不会再被封王,因为他们有犯罪前科。

当初洛家不就是经济强大且被封王,所以后期演变之下取代了白氏政权?

所以,任何话说太早,没用。

现在看着没问题,随着环境与社会的发展,随着人性跟贪婪的欲望,演变下去,有几个人能摒弃俗念纤尘不染?

唯一要看的,还是初心。

可是这世上,能够至始至终保有初心的人,还剩下几个?

云轩忽而也生出许多感动。

因为他的父母,还有他的叔叔卓希,他们始终怀着一颗对陛下忠贞的赤子之心。

而这一份初心,太子殿下看见了!

倾慕从凌冽书房出来,凌冽在办公室里坐了许久许久。

夜里十一点,凌冽给倪雅钧打电话。

并且,将倾慕递交上来的证据,部拍了照片,传给了倪雅钧。

倪雅钧沉吟良久,问:“哥,是不是歆旖珠宝的关系,所以太子殿下这般针对我?”

凌冽同样沉吟了良久,这才将冯天际的事情告诉他。

并且,凌冽还道:“昨天易琳被夜康救了,才引发了这一系列。

所以不是倾慕故意针对,而是他就事论事。

雅钧,当初父皇将小金牌同时给了跟小乖,小乖到现在也是一次都没用过。

慕亦泽屡屡干涉立储之事,我只怕,小乖可能会留着那个,救她养父一命。

我更怕,倾慕一早就看穿了,下一个就是要夺回小乖手里的小金牌。

再等慕亦泽犯事,或者找出慕亦泽过去犯事的证据,倾慕就会彻底端了他。

要清楚的是,这件事情本身,错在哪儿?

不在倾慕,而在。

如果行的端做得正,没有仗着太后亲侄子的身份这般恣意妄为,也不会有把柄落在倾慕的手里。

其实倾慕今日的话,说的是很有道理的。

给们小金牌,给们特权,其实不是真的宠爱们,而是在害们。

我有错。

上次跟莫林闹离婚,来了寝宫,我明知道莫林的那些事,却没有责罚们,一直纵容。

雅钧,我真的很对不起们。

就好像之前慕亦泽的事情,也是如此。

如果之前我不是将他洗去记忆送回青城养老,而是下令一枪毙了他,那时候,小乖一定会拿出小金牌来救她养父。

也就没有后来纪家股票大跌的事情发生了。

种种罪名指着云青兮,但是云青兮懂这些吗?

这些老道的手法,只有老道的、且在大集团的顶端待过的人,才会耍的。

倾慕如今,是在弥补我犯过的错。

我心里,既是欣慰,也是难过。

雅钧,我希望,能理解这种处境,再者,倪氏还要有将来,也不该就此中断。”

倪雅钧沉默了很久,问:“我,是负荆请罪回去送上小金牌。还是等着们派人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