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从办公楼去行.政楼,路上病人还不少,

“医生,门诊楼怎么走啊!”一个比我大上几岁的男.的问道。

我指着右手边的那条直道:“从这儿往前走,到那一幢楼然后右拐就到了。”

“好,谢谢医生。”他说道。

我能听得出他话语里带着感谢的意味。

我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的白大褂,很整洁也很干.净,

的确听医生两个字还真的会觉得心里一.颤,地位高,工资高,越老越.吃.香。

但我不是,我说的好听点就是在事业单位工作的正式员工,

但实际上,这么多年下来,又收获过什么,除了每个月的社保和那在过年过节让我微微有些兴.奋的工.资,

我发现自己真的在这儿什么都没有得到,有种废.了的感觉。

我以前也是有梦想的,

在小城里循规蹈矩的生活不仅耗.尽.了我的能力,也让我落上了一些病,

网络爆红模特 居家清新自拍

小.腿.上的.疼.痛.在那温暖的阳光下是多么的让人舒适,以至于我当时心里面都想走的慢一些,多呆在这样的阳光下。

“你为什么要辞.职啊,小栾,你都在医院.干.了四年多了吧,都是老员工了。”人事科钱老师很客气的对我说道。

这个时候,我甚至有点不好意思离开的感觉,

领导问话,我还是要好好说:“我想辞职考上.海的研究生。”

我感觉自己真的很卑.微,说话的声音都是那种很卑.微的.软.弱.无.力,

我注意到人事科坐在最前排的小张老师,这个结过婚,孩子都两三岁的男.的回过头看了我好几次,

“是不是熊老师对你不好啊。”钱老师问道。

她好像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又追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工.资不高?

“小栾啊,疫.情.期间我们全院的工资都不高的,不是你一个人。”

她还在循循善.诱.的劝着我,

“真的没有,我的男.朋友在上.海工作,我想也考.研考过去。”

我还是把这句话跟她说了一遍。

“是这样啊。”

“你有没有想过,你年纪也二十五岁了吧,就算今年考上研究生了,年纪也不小了,到时候工作真的好找吗?”

她还是在屏幕上打着字,没有急着给我签字,

“你男.朋友可以自己过来找个工作吗,我们这儿好.歹也是苏.州的一个.区,今年也有好几个.交.大的过来面试呢!”

我被她说的心里真的很.乱,

那一大屋子的人事科的员工,现在好像连敲击键盘的声音都小了下来,

我还是说道:“我男.朋友他不是这儿的人,他在上.海那边已经有稳定的工作,他过不来的,我只能自己去找他。”

我好像真的很.渴.求她能快点给我签字,一下说了这么多。

钱老师也转头望向了我,她年纪也四十好几的人了,但保.养的的确还挺好的。

“他是上.海本地人吗?有没有在那儿买房了?”

“不是,他也是江苏的。”我有些没有气.力的回道。

“我跟你说,现在这种异地.恋.都很不靠谱的,你长.得又不.耐,我改天给你介绍一个我亲戚的一个小孩,学法.律.的,现在就在区里.法.院.工作,工资高的不得了。”她说道,好像还真的有这层意思,

我后.面的办公室里有几个人在笑。

我不心.动是假的,真想当面跟她说:‘你不早点给我介绍。’

决定还是很久之前就下的,也和他聊过好几次,他好像真的很想我过去。

我没有讲话,还是安安稳.稳的束手站在钱老师的一旁。

“小栾,如果我签字了,也就有效应了,到时候你反.悔都不行的。”钱老师看了我一眼,再跟我提醒道。

“我已经决定了。”我下定决心这样说,

但实际上心里真的非常非常的忐忑,就感觉马上我会失去非常多的东西。

我离开了行.政楼,人走在阳光下,我想到他现在也在上班,

他之前跟我说过,要是辞.职完成后,要第一个给他打电话,

“我已经辞.职成功了。”

我跟他说道,

我看着这熟悉的道路,左侧的那幢门诊楼我不知道在多少次.吃.过饭的时候特意路过它的前面。

“好啊,你下面一个月跟他们好好交接一下工作。”

他似乎也知道我会担心,

“你什么都不要.怕,反正工作就是为了钱,到哪儿不一样。”他还在安慰我。

前方路口还有院办的李老师和一个老医生在路口说着话,她正好朝我望了过来,

我把手机离开了些耳朵,跟她笑着打了一下招呼。

她也跟着点了点头。

我真的特容易被感动,

他还在电话那里等着我的回话,

“就这样吧,你先忙吧。”我说道。

“嗯,你要是心.情不好,一定要跟我说,我一天都在。”

他好像真的很高兴,从他的声音里就能听出来比往常还要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