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男人自负凑近,他身上的魔气完全掩盖不住,身上还有些许血腥味。

或许刚刚那支队伍,是真的被袭击了。

绫清玄的灵力完全能压制住他的魔气,但他依旧没有一丝慌张的模样。

“我们找了很多年,与其对抗,不如和我们回去吧,仙门不适合,魔界才是应该生存的地方。”

原来从绫清玄离开绯云门的时候,就被他们盯上了。

“为何魔界适合我?”

既然魔界的人就在面前,绫清玄直接问他也比较方便一些。

男人目光微动,揶揄道:“难道不知晓,本就是从魔界跑出来的?”

那是连原主都没有的记忆,所以绫清玄也不知道。

“这样的灵根,到时候被发现,那些仙门的第一反应不是保护,而是除掉。”

“所以还是跟我回去……”

小布灵动诱人美丽

绫清玄丢出灵剑,与那魔修打起来。

“回魔界的话,不也是死?”

那人话说得冠冕堂皇,仙门不允许她的存在,但魔界肯定也是想利用她。

【宿主,这人满嘴跑火车,还是干掉吧。】zz挥着小猪蹄说道。

正有此意。

魔修抵挡灵剑的时候,丢下一物,那东西落在地上之后,升腾起的烟雾,让绫清玄的身体动弹不得。

“来见,怎么能不提前做好准备。”

见成功之后,那人笑道:“告诉件事吧,假扮牧易的人不是我,但那孩子,却是精心为准备的。”

他脚下升腾起几道阵法,泛着诡异的冷光。

光束打在绫清玄身上,变成锁链,缠绕上她的四肢。

“它将会是我魔界未来掌控之人,只要把重新变成灵根注入其中就行,同生的,也会享有这一切,这对百利而无一害。”

他又增加了几个阵法,往里面丢下几件法器之后,阵法聚拢成一个,出现在小姑娘的头顶上,锁链的力度变紧,为的就是让她重新变成灵根。

被紫黑色的气息包裹,绫清玄的灵剑倒在一边,看上去也不能使用的样子。

zz万分焦急,绫清玄心中平静,她默默将自己刚设下的禁制全都解开。

当身上快要出现勒痕的时候,白色的灵光从上至下冲破。

“谁?”

那魔修正疑惑的时候,绫清玄身上的锁链全都消失,她小小的身体被人抱在怀里,熟悉的味道涌入鼻腔,她抓住了对方的衣襟。

“小家伙,想我了吗?”戏谑的声音响起,绫清玄连头都未抬,“不想,把他干掉吧。”

原主的身体真的能被禁锢住,就证明这魔修的话多少没有错。

魔界的东西刚好能够控制她,但却不能控制她自身的灵体,所以在那魔修见到牧易准备逃跑的时候,灵剑恰到好处的插入了他的心脏。

“呃!”魔修不可置信的看着灵剑,这东西应该是那灵根的,她这么快就能动了?

这灵剑也阻断了他逃跑的阵法。

牧易大手盖在绫清玄的脑袋上,“谁允许命令我了?这人是我想杀的。”

才不是为杀的。

而且不是不让他杀人吗?

对,魔修不算人。

牧易随意丢下一个阵法,就将那魔修禁锢住了,锁链也从阵法中出来,牧易面色邪肆,“好好享受自己的欲念吧。”

此阵法刚好能够让他刚刚对绫清玄做的事重新在他身上演练一遍。

对面的人正在被折磨,牧易闲情逸致的拿出一把软塌躺着,若再给绫清玄一盒爆米花,那简直就跟看电影一样。

绫清玄的身体还处于微僵的状态,牧易发现之后,伸手给她揉捏着,这一摸就嫌弃道:“二两肉都没有,身上摸起来都是骨头。”

“也不知是谁折磨了我。”小姑娘淡淡反驳,牧易手一顿,没吭声。

他现在来救援,就是给了她莫大的荣誉了,她竟然还在责怪他。

果然是他太宠她了,这都爬到他头上了。

“呃啊——啊——”

对面的魔修声音撕心裂肺,“放、放过我!”

锁链勒紧,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

对抗绫清玄他是有特定的针对方法,但是没想到天玄门的仙尊也会出现。

他们暂时还不是这人的对手啊。

魔修的身体已变得扭曲,牧易捂住绫清玄的眼睛,“小孩子就别看这么血腥的场景了。”

他的手暖暖的,还带着草木香,绫清玄闻了闻,她不在的这几天,他身上确实也没出现血腥味,看来是有乖乖听话。

“啊——!”那魔修的凄厉声变大,整个人已经是低垂的状态,锁链插入他的身体中,好似在拉扯什么东西。

“啊!不要!不要!住——啊!”

紫灰色的灵根被锁链从丹田里拉出来,连带着血迹,魔修痛苦的扭动着奇形怪状的身体。

牧易面色变得冷峻严肃。

这魔修,竟是想将绫清玄的灵根给扯出来?

何其恶毒。

他手指微用力,灵根猛地完全脱离了他的身子。

牧易望着那灵根,眼微眯,灵根炸碎。

至此,这魔修已经完全变成了废人。

“嗬……咳咳,仙尊,难道不想知晓,我为何会如此?”魔修准备爆出绫清玄的身份,但是话音刚落,牧易已经操作锁链勒断了他的脖子,让他再也开不了口。

牧易冷声道:“谁管。”

阵法将原地的印记清除之后,牧易才将手掌拿开。

瞧瞧他专门赶来救她,还善后得这么漂亮,小家伙应该对他感激涕零。

牧易正期待着她的目光,结果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牧易:……

心一瞬间的下沉,牧易心情不好了。

当他是免费苦力吗,这家伙还是弄死算了,留着光来些麻烦事。

牧易大手下移,放在她的脖子上,抿唇摸了一下。

算了。

他这个姿势她睡得舒服吗?

……

日落西头,段丘无精打采的回来。

他揉着红肿的眼,突然停住。

师姐是在牧易怀里睡着了,还是被牧易弄死了?

段丘连忙跑过去,却被禁制给反弹。

里边的人微动,绫清玄翻了个身,就快掉下去的时候,牧易将她重新拉回怀里。

他抬眸,眼神冰冷,段丘眨巴着眼,不可置信。这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