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车子开了大概半个小时,车子便进入了山区的道路。

周围都没有什么人烟,四周也都是高山。

吱……吱……

突然一下子,班车踩了一个急刹车,滑出了十余米,才停了下来。

由于惯性太大,所有乘客身子都往前狠狠的倾了一下。

但陈强却稳稳的坐在原位,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陈丽娇是站着的,身体更是不受控制,要不是手上死死的攥住了扶手,人估计就要摔倒了。

李光泽抓住时机,一把拉住了陈丽娇的另一条手臂。

“丽娇,你没事吧!你看,都叫你坐下,这山路太颠簸,受不了的。”

李光泽稍显得意的说道。

本来还带有一丝感激的陈丽娇,听到这个话,以及李光泽脸上淡淡的笑容时,脸色也暗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李光泽把她推给陈强后,李光泽做什么,她都感觉不自在,心里不舒服。

大眼睛小脸蛋居家美女生活照

“师傅啊!搞什么呀!这样踩刹车是会死人的。”

“就是啊!你看,我都摔倒了地上,还是再踩狠一点,我怕是人都要飞出去了。”

车子里不少乘客反应过来后,统统抱怨起来。

汽车司机也很是无奈,好端端的,马路中间一根大木头拦在了路中间。

不急刹车,整个车子估计都要翻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开的太快了。”

汽车司机知道惹了众怒,不得不抱歉道。

就在这时,突然从路边冲出了一伙人。

都是精壮男子,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木棍,朝着班车奔涌而来,气势汹汹。

“我操,不会吧,有人来打劫。”

靠窗户位置,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随后所有人都往窗外一看,顿时心凉了半截。

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这电视上打劫不就是这般吗?

顿时,车里恐慌了起来,一个个开始骚动。

“司机,快,快开车。”有人喊道。

司机是一个新司机,此刻也吓懵逼了。

以前听那些老司机讲,开车要小心点,可能会碰到劫匪,到时候要随机应变。

但那时最多以为那些那司机是吹吹牛逼,哪知道还真有打劫的。

此刻听到有人说快开车,立马也反应过来,可车还没开几步,又一根大木头从路边扔了出来,车子根本动不了。

这时,劫匪也过来了。

啪啪啪!

为首的一个壮汉敲了敲驾驶位置的窗户。

“小子,把门给我打开。”为首的壮汉冲着司机叫道。

司机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司机师傅,千万不要开门,一开门,我们都要被劫。”有人建议道。

“对对,不要开门,我们赶快报警,坚持到警察来。”又有人说道。

“对,报警,警察来了,这伙劫匪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嘴里虽然这般说,但心里却都害怕急了,尤其是那些口袋里有一些钱的乘客,一个个更是不知道应该把口袋里的钱往哪里藏。

“丽娇,我说了,不要坐班车,你非要坐,现在好了,碰上劫匪了。”李光泽抱怨道,心惊胆战,整个人也慌了。

陈丽娇眼睛一撇,有些不爽的说道:“我叫你跟着我来吗?是你自己非要跟着,还怨我。”

“丽娇,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要不是为了你,我能来这破地。”李光泽有些微怒,这个臭婊子,真她妈以为有几分姿色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要不是为了上你,老子跟你特么这么多废话,早大嘴巴子抽上去了。

陈强坐在后面,透过窗户,看到为首的劫匪壮汉时,表情微微一变,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林豹!

又是一个熟人!

陈强都感觉今天的日子是不是有些太好了,坐一趟班车,一连都能碰到三个熟人。

就在车里一些乘客准备掏出手机报警时,坐在门口的两个平头青年站了起来,同时从腰间抽出了两把砍刀。

“都把手机给我放下,谁要是敢报警,老子第一个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其中一个拿刀的男子叫嚣道。

车里的乘客看到刀,一下子就吓傻了,面无血色,呆若木鸡,哪里还敢报警,一个动也不敢动。

“没想到还是一次计划完整的打劫,这两个青年一看就是在车里做内应的,有点意思。”

陈强坐在车后,微微一笑,打算看一看这个林豹玩什么花样。

他一直以为林豹只是镇上的恶霸,没想到还干起了抢劫的勾当,看来胆子真的不小啊!

“司机,快特么把门打开,要不然第一个捅的就是你。”那个拿刀的青年威胁道。

这时候,司机那还敢抗命,快速按了开门按钮。

车里的乘客也不敢像开始那般叫嚣,一个个屏住呼吸,只能等待劫匪的到来。

哐当一声!门开了。

外面瞬间就冲上来了好几个壮汉,一个个手持武器。

最后那个为首的壮汉走了上来。

车外面,留了几个壮汉把风。

“豹哥。”

林豹一上车,刚才两个拿刀的青年立马打着招呼。

车上一众乘客心脏砰砰直跳。

这个林豹,大家都认识,毕竟这些人都是清溪镇的乡民,谁能不认识这个镇上恶霸林豹,即便不认识,那也听过豹哥这个名号。

李光泽此刻缩在座位上,不敢说半句话,这林豹长得凶神恶煞,他看一眼就知道不是善茬。

陈丽娇也有些害怕,大腿不自觉的开始发抖,她还是第一次碰到打劫这种场面,这在她以前想都不敢想,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打劫?

“乡亲们,不要害怕,想必大家都知道我林豹的名号,那我也不客气了,就是最近手头有点紧,想跟大家伙借点钱花花,希望大家能给予一点支持。”

林豹站在车上不紧不慢的说道。

上次去陈家沟,被陈强打得牙齿一个不剩,现在虽然带着假牙,但说话确实说不利索。

“快,识相的都把钱给我拿出来。”

手下那些小弟一个个叫嚣起来。

“你,们,还有你,愣着干什么,都把钱给我掏出来。”

车里的乘客也知道,这时候最好的做法那就是破财免灾,一个个纷纷从口袋里把钱掏了出来。

“我在这里再说一句,等会我要是还在谁的身上搜到了钱,那就别怪我林豹不顾及乡土情了。”

林豹冷冷说道,眼神犀利。

此话一出,那些把钱藏到内裤里的人,一个个伸手又把钱掏了出来。

毕竟钱乃身外之物,保命要紧。

“你们两个去收钱。”林豹吩咐其中两个小弟说道。

“好的,豹哥。”两个小弟答应一声后,朝着车上一众乘客走去。

“慢着,你们干嘛呢!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这样抢劫,可是违法的,我劝你还是现在收手,要不然被警察抓住,后悔都来不及。”

就在这时,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

众人寻声往去,只看到一个女子走了出来,几个健步,她人也走到了林豹跟前。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陈丽娇。

对于林豹,陈丽娇认识,这人上次去陈家沟找陈强的麻烦,结果被陈强好好教训了一顿,所以在她看来,这林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完了,这姑娘太傻了,跟林豹这种恶霸制,完就是对牛弹琴,林豹要是害怕法律,能当恶霸?能来抢劫?”

众人心里都佩服陈丽娇的勇气,但都知道觉得她这样做,实在是太鲁莽了,搞不好还有生命危险。

李光泽的心此刻也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这陈丽娇死三八,这局势,你也敢出头?妈的,你想找死,可不要连累到我身上。

坐在后面的陈强摇了摇头,这村花,怕是上大学上傻了吧!没进入社会不知道社会的险恶。

不过,陈丽娇这股子不畏强权的性子,陈强喜欢,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