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唔!唔!”

卓筝儿身体扭动挣扎,到底怎么回事,杨师弟疯了吗!

“师姐别吵,乖乖的,我才能不伤。”杨师弟用腿压着,手一扯,卓筝儿的衣襟便被撕开。

她瞳孔微睁,动作剧烈挣扎,嘴上用力,杨师弟的手心被咬出血,趁他松懈,卓筝儿抽出剑抵在他脖子上,大喊道:“杨师弟这是在做什么!”

声音大到其他人都醒了,纷纷慌乱的看着发狂的杨师弟。

“哇,大庭广众之下表达这么强烈的爱意,他们天玄门这么开放的吗?”

段丘连连称奇,他转身跟绫清玄说道:“师姐,这是我们大人的事,先休息一下,别乱跑哈。”

段丘凑近一点去看好戏。

应该是那男弟子突然兽、性大发想强上,卓筝儿挣扎中将其他人弄醒。

那边段丘还在犹豫是继续嗑瓜子看戏,还是上去帮忙。

这边绫清玄身后出现魔气,她的嘴被捂住,整个人被往后带。

雨天娃娃高冷外拍

粗壮的大树后,男人穿着和天玄门一样的服饰,绫清玄被他抵在树上。

“小家伙,又见面了,好想。”

男人低垂着头,又好似没有面部,所以看不清脸,他轻松将绫清玄拥在怀里,嗅着她脖颈上的冷香,“还是身上最香。”

绫清玄没推开他,问道:“特意将他们的欲放大,是为了什么?”

那个长期被虐待的小乞丐,被自己丈夫卖掉的女人,还有喜欢着卓筝儿的男弟子,眼前这个男人,是他一手掌控了他们的欲。

“因为有趣。”男人微干的唇贴在她软嫩的脖颈上,喷洒出的气息暧昧发痒,“快快长大吧,小家伙。”

绫清玄甩出灵剑,一剑刺过去。

男人的身体变成黑色符纸,绫清玄面无表情的撕碎。

【宿主,其实我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本座知晓。

【诶?已经知道他是反派了吗?】

黑化严重的反派。

他这几天没露过真正的面目,所以zz报不出来。

“啊——!”

树后传来痛苦的声音,绫清玄绕过去,看见卓筝儿一剑刺在杨师弟的额头上。

黑气消散,杨师弟瘫倒在地,卓筝儿也软下了身子,女弟子们连忙将她护住,拿出新衣服给她。

“我就说刺这里肯定是有用的。”段丘眨巴着眼,可爱天真谦逊的模样。

师兄抱拳道:“谢了,只是不知他为何会突然发狂?”

卓筝儿捏着衣襟,气急败坏,“肯定是他们两人干的,明明之前从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师兄劝道:“应当不是,筝儿冷静一下,还好没发生什么事,杨师弟我们来控制,们先好好休息。”

卓筝儿还是坚持是段丘他们搞的鬼。

段丘哼了声,“这么怕的话我们就别同行了,反正就我和师、师妹在一起还轻松些。”

“还有,知道自己是纯阴体质还这么招摇,也不知道弄点东西把气息盖住,话不多说,告辞。”

段丘气呼呼的走到绫清玄面前,“师姐,我们换地方。”

绫清玄点头同意。

女主太吵了。

两人离开的时候,师兄还在喊着挽留。

反正两人没有同行的想法,卓筝儿冷哼,泪盈盈的偏开目光。

杨师弟在第二天清醒过来,师兄他们帮他逼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魔气。

第二天晚上,男女分开,还有人守夜,结果男弟子袭击卓筝儿的事件再次出现。

为了避免这事再发生,卓筝儿干脆和女弟子脱离了队伍,提前回归仙门。

……

“师姐,感觉我们和天玄门合不来,等到了之后我们会不会受欺负啊。”

段丘在果树上晃悠,摘了一些之后,跳下来,拿出手帕擦干净,“师姐吃吗?”

绫清玄:“不吃。”

“虽说我们辟谷了,但偶尔还是要尝尝味道的。”段丘吃了一口,牙快酸掉了。

他错了,就应该什么都不吃的。

好好辟谷,为正道。

“预估还有两天就到了,这一路上做标记快累死,我们前两届的人怎么就没做完整呢。”

段丘小声抱怨着,看了看天色,皱眉道:“师姐,好像要下雨了。”

他侧眸,才发现绫清玄已经拿好了一把小伞,下一秒,倾盆大雨落下。

淋成落汤鸡的段丘:……

“师姐!”

两人找了山洞,段丘打着喷嚏,将身上湿的衣服脱下,顺便扎了个火堆。

“师姐,女子要矜持,怎么能用这么直白的眼神看着人家。”

绫清玄一脸冷漠,“也没什么好看的。”

胸肌腹肌都没有,线条跟女孩子一样漂亮。

段丘捂着受伤的小心脏,将头发披下,“嘿嘿,师姐,我现在这样像不像女鬼呀~”

绫清玄:……

她不该跟段丘同行的,得时时忍着不揍他。

“哎,说修师兄什么时候才会原谅我开的玩笑啊,我们都走这么久了,他连个信都不给。”

绫清玄靠着墙,打开屏蔽。

段丘又开始叨叨了,伴随着雨声,外边还响起惊雷。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绫清玄没再察觉那抹魔气。

不知他是不是又找到其他有趣的东西了,总之不来烦她也挺好的。

除了段丘离天玄门越来越近,话越来越多以外,其他都好。

“等过了这个镇,我们就能到天玄门山下的传送阵了,师姐还跟我一间吗?”

段丘找了间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朝绫清玄问道。

绫清玄摇头,出钱付了两间上好的房间,段丘一进去就开始洗澡装扮。

绫清玄进到屋子里,在床上盘坐一会儿。

夜幕还未降临,桌上的烛火也没点上。

阴风一阵阵吹拂过来,窗户大开,从外面进来一个虚影。

虚影变实,许泛出现在绫清玄面前。

“绫儿。”

绫清玄蹙眉盯着他。

这一路上做传送标记,也方便了他可以及时过来。

“好像有了些变化,我也说不清,这是第一次离我这么远,见到我,为何如此不开心?”

谁见到变态会开心啊。许泛走到床边,快接近的时候,身子却被灵剑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