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冰凉的手隔着腰带单薄的布料摩擦,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肌肤上逐渐升腾的热度。

绫清玄停下手,问道:“是扭了腰?”

怎么还闷哼起来了。

苏堰直接将她抱紧,不说话。

绫清玄看了他两秒,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困吗?”她的气息在颈窝边环绕。

苏堰呼吸微重,摇了摇头,嗓音低沉沙哑,“不困。”

绫清玄饶有兴致道:“那我们看书吧,上次给我的书还没看完。”

苏堰:……他为什么要把那么多书给她看。

瞧着她要起身点灯的样子,苏堰拦腰将她抱住,主动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男子在她耳边轻飘飘道:“绫儿……”

冬日里的纯美迷人女生图片

绫清玄捏了捏他的脸,“堰儿要我服侍吗?”

“……要。”

这话,听着真令人心动。

……

于是,次日,两人一起出来吃早膳,饭桌上摆着大补的药膳。

管家偷偷瞧着他们,对苏堰认真道:“大人,您还是补补吧。”

苏堰:“禁足半个月。”

管家:???

管家委屈。

绫清玄挑着清淡滋补的摆在他面前,“堰儿身子很棒,不用补。”

适当的夸奖,能让小家伙开心。

果然,苏堰那双灿若繁星的眸子,立刻露出笑意,“嗯。”

小家伙果然好哄一些了。

两人刚吃完,就见苏堰的下属进来说褚莹在春倌楼惹了事。

苏堰看向绫清玄,还没开口,绫清玄便摇着头。

这是闫杉出的注意,虽然是她同意的,但她不是主谋。

下属恒古不变的脸上严肃道:“吏部尚书也在其中。”

苏堰点了点头,“尚书府的证据找足了么?”

“找足了。”

下属退下后,绫清玄把玩着茶盖,“与那吏部不是好友么。”

苏堰一僵,解释道:“只是官场上的同僚,未曾亲近如此。”

而且自从上次吏部尚书做出那种事,他们差点连同僚都做不成。

“是吗,我来的几次,都见和她孤男寡女在书房。”

“那只是在……”苏堰闭上嘴。

只是在商量怎么干掉闫杉,商量让绫清玄完全受他掌控。

还曾商量过要不要用药物控制她。

酸涩蔓延,苏堰握拳道:“对不起。”

他不该将上一辈的恩怨强加在她身上。

苏家出事的那年,她才那么小。

他甚至都准备好了密室,为了将来她不受控制的时候关押她。

苏堰现在只希望,这些事她都不知道。

“不用道歉。”绫清玄握住他的手,将他紧紧撺着的手指拉开,晃了晃。

“心里若是有什么想问我的,别憋着。”

在她身边兢兢业业监视的女官回了丞相府一次就不见了,她肯定是跟苏堰说了什么。

只是绫清玄这几天有些忙,所以没来得及问。

苏堰被她晃了会儿,思绪回归。

“与曾经后宫的那些君妃有联系吗。”

绫清玄诚实的点头,“梨君妃。”

她将褚怀离的事跟苏堰说了。

苏堰听完,突然面色不善的哼了一声。

“虎符,又是聘礼?”

他不曾想梨君妃竟然是紫饶国的大皇女,只能说褚怀离装得太好了,这身份隐藏得一点马脚都没露。

加上绫清玄所说,苏堰敢肯定,褚怀离对绫清玄有心思。

“他的虎符我丢给闫杉了,我没碰。”绫清玄轻声道:“所以什么时候八抬大轿来娶我?”

苏堰心中猛地跳动,他连茶杯都拿不稳了。

真是……一点都不害臊。

“自古都是女子娶男子,当真,愿意被我娶?”

苏堰压抑着那些心动,抿唇问道。

绫清玄点头,“自然。”

苏堰抿着笑意,“等我准备好。”

“好。”

……

春倌楼,褚莹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她全身就跟散了架似的,这不是快活的,是被打的。

前几日她是假装在这春倌楼待着收集信息,没过一天就忍不住召这边的小倌伺候。

后来和吏部尚书出门,她看中了路边卖身葬父的男子。

这种人,给了钱,玩玩就可以丢。

她把人带到春倌楼,让下属和吏部尚书待在一起,结果自己被仙人跳了。

只是街边的小男人而已,警惕也不多,查探他确实没武功和其他装模作样的神态后,她没将他放在心上,把人丢到屏风后洗澡。

结果人一出来扑到她身上伺候的时候,刺鼻的药味让她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后,不仅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没了,她还没揍了一顿。

丢人,实在丢人。

她堂堂紫饶国的皇女,只是一个放松警惕,就被别人给耍了。

吏部尚书送大夫离开后,坐在她床旁边的凳子上。

“殿下也该开始实行计划了。”

褚莹冷笑两声,“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苏堰了?”

吏部尚书皱眉道:“我只是想让他认清,谁才是他最应该跟着的人。”

明明一开始她和苏堰合作很愉快,两人都是不支持绫霜的。

结果这才过多久,苏堰不仅没了玉玺,就连在朝堂之上,都开始帮绫霜说话。

他不该如此。

那傀儡女皇,早点逼她退位多好。

苏堰身为男子,坐不上那位置的话,她来做就好。

等她成为女皇,就让他成为君后。

她事事都想着他,他竟然丝毫不领情,还与那女人愈加亲近。

吏部尚书觉得,苏堰肯定是被绫霜给迷惑了。

“行了,本殿知晓,那边今晚就可以开始,本殿的人会配合。”

褚莹来这之前调查一番,早就挑选好在这跟自己同一条船的人。

苏堰和闫杉不可能,所以她将目光放在了吏部尚书身上。

这女人果然很快就被她劝服,愿意和她一起夺得凌寒国。

不过吏部尚书不仅想要苏堰,还想要凌寒国的皇位?

还真狮子大开口。

褚莹心下鄙夷,面上说着藏身于凌寒国的下属随她用。

吏部尚书走之后,褚莹憋着的气压根没消。

那仙人跳的男人,她已经派人去寻。

她朝外喊着,让守在门口的下属找几个小倌来。

有气没地方出,就找他们出好了。

反正也不过是玩物而已。身上疼痛不已,她捏着枕头,眼眸阴沉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