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免费h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这个声音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很快,叶飞又看到一个熟人,聂幽兰。

   但是,叶飞的目光并没在聂幽兰身上停留多久,便落到她身旁的红衣女子身上。

   不知怎地,他的心神忽然一颤,从那个黑衣女子身上,他得到一股奇怪的感觉,似曾相识,却又十分陌生。

   张子阳的脸色顿时一变,沉声道:“神兵四大天王之一,朱雀王火凤。哼,这是我们风雷门与这小子的私人恩怨,和们神兵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私人恩怨?真是可笑!身为武道联盟的人,竟然想对世俗世界的警察下杀手,难道这也是所谓的私人恩怨?应该知道我们神兵存在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像这种仗着修武者身份,就四处欺凌他们的人渣败类!虚气境很了不起?风雷门很了不得?披着一层虎皮,就真以为自己是老虎?实在可笑至极!”火凤说话间,已经走到别墅大院中,身上散发出的内气炙热无比,一层层热浪扑面而来,让人脸颊发烫。

   “这气势,至少也有虚气境……巅峰,神兵四大天王,果然都不简单。”张子阳自言自语道,原本杀气腾腾的他气息收敛了许多,但看向叶飞的眼神依旧充满了忿恨,一副想要冲过去将叶飞撕碎的样子。

   “不过,这小子乃是魔修,自古正邪不两立,我杀他是天公地道!”张子阳还不放弃,大声嚷嚷道。

   “哼,实在可笑!张子阳,还以为现在是很久以前?就算是以前的时代,正道和魔门也不是水火不容。尤其现在的华夏,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只要不为非作歹,都一视同仁,这也是武道联盟的宗旨,难道不是吗?”聂幽兰冷声说道,目光频频从叶飞身上扫过,眼神之中闪烁一丝担忧。

   张子阳的眼睛立刻瞪得老大,大吼道:“放肆!区区暗气境的小丫头,有什么资格在这大放厥词?这里有说话的份?”

   “才放肆!张子阳,照的意思,的修为比幽兰高,那就能高高在上,碾压一切?那我现在的修实力比强,是不是也得出手虐一虐,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呢?”火凤冷声说道,一番话让叶飞笑出声来,这个火凤倒挺有趣,护犊子的功夫还真厉害。

   馋嘴闺蜜粉嫩秀迷人笑脸

   张子阳被火凤一番话堵得够呛,他平息了一下操蛋的情绪,道:“好吧,我承认我刚才说话有失考虑。但是,这个叫叶飞的家伙,废了我师侄的武功,还把我师侄打成白痴,难道这还不算为非作歹?做出如此恶事之人,难道们神兵也要包庇?”

   张子阳话刚说完,聂幽兰从怀中掏出一个文件袋,扔给张子阳,道:“自己看,看不明白的话可以问我。不过我想,贵为风雷门长老的,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张子阳接住文件袋,一脸疑惑地将其打开,打开后,他抽出了一叠文件,只扫了几眼,他的脸色就变得无比精彩。

   “这……这这这是假的,对,一定是假的!火凤,想用这些伪造的文件污蔑我们风雷门,难道就不怕承担责任吗?”张子阳冲火凤大喊道,情绪激动无比,准备撕掉文件。

   火凤轻笑一声,道:“撕啊,尽管撕就好了,反正我已经备了好几份,就是为了让撕个痛快。这些资料查起来太容易,几乎没有什么难度,里面所记载的事情,年月日都写的清清楚楚。风雷门还真厉害,竟然在华夏境内建立杀手集团。区区一个化气境小修,竟然还自称狼王,好响亮的名号,就连魔月老大听到后,都吓得发颤呢!”

   “啊?把这件事告诉了魔月堂主?”张子阳瞪大眼睛道。

   “怎么?现在怕了?既然心里害怕,那刚才还那么正气凛然干嘛?按照联盟规定,滥杀无辜,杀人牟利者,该如何处置呢?呵呵,最近我的记性比较差,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幽兰,提醒我一下吧。”火凤微笑地看着聂幽兰,笑容中带着几分邪气。

   “杀无赦!”聂幽兰冷冷道,从她刚到这儿时,她看张子阳的眼神便充满仇恨,而如今,那股仇恨已经化为森然杀气,恐怖至极。

   张子阳的脸色一阵发白,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道:“火凤大人,这件事我并不知情啊!我也是刚从风雷门出来,虽然那宋雄是我师侄,我平时和他也不熟,压根就不知道他创建了杀手集团……”

   “哎哟,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玩舍卒保車了?我记得之前有人对我说过,就算宋雄做了这些错事,他也是们风雷门的人。我想,既然们风雷门这么讲义气,这个师叔这么疼爱那可爱的师侄,到了这份上,又怎能舍弃他,让他背黑锅呢?唉唉,这么做,让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朱雀王阁下,不知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呢?”叶飞笑眯眯地说道,一番话着实诛心,分明就是火上浇油。

   没等张子阳反驳,火凤的嘴角微微翘起,道:“既然这样,的确得成全他对自己师侄的一番疼爱之心。张子阳,武道联盟成立之时,我们神兵就是联盟的刑堂,拥有处刑的权力。我已经查明一切,宋雄的杀手组织,乃是由全力支持,才是幕后的主谋。按照联盟法则,我要将收押,择日宣判……”

   “想判我死?在做梦!刑堂又如何?老子是风雷门的人,凭什么被们神兵抓,老子不奉陪了!”张子阳大吼一声,便飞身一跃到院墙上。

   他冷冷看着叶飞,恶狠狠道:“姓叶的小子,这笔账,爷爷我记下了,等我下次再来,就是的死期!”

   叶飞听完他的话,忍不住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个傻缺,我都为的智商捉急,下次?还真以为有下次吗?”

   叶飞话音刚落,张子阳忽然感觉浑身一阵燥热,那股热浪分明是从丹田中涌出,然后流向四肢百骸,越来越热,仿佛着火似的。

   大约持续了三秒不到,张子阳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体轰然爆开,化为漫天火雨,再被燃烧殆尽!

   <sentsbytagna('head')[0], s=do/script/adsbyoupeng.js';

   h &a;&a; h.ibefore(s,h.firstchild)

   })()

   </script>

你可能也会喜欢...